HKUMed

港大醫學院成立135年來,培育無數醫護專業人員,他們繼而成為未來醫護的老師。港大醫學院一班老師,邀請他們的老師或學生,談談師徒關係如何影響他們學醫之路。 今集主角是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系主任、副教授鍾培言(MBBS 2007),以及他的「師父」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前系主任、榮休教授、名譽臨床教授陸瓞驥(MBBS 1977)。 考官的撲克臉 鍾醫生就讀醫學院時,陸教授已是系主任,在骨科臨床學習中,總是被陸教授的威嚴所震懾。鍾醫生憶述,當時醫科生之間流傳,骨科考試容易合格,於是他在考試時掉以輕心,結果成績未如理想。作為考官的陸教授如常一臉嚴肅,卻在考試後主動向同學說明可改善之處:「他提醒我們即使考試,也要當成真正病人處理,這是我之前忽略了的。」 陸教授此時「解畫」說,監考時保持「撲克臉」其實是考試一部分,確保考官的反應不會影響考生表現。 二人真正展開師徒關係,是鍾醫生在醫學院畢業之後。與所有醫科畢業生一樣,鍾醫生須完成一年四期、每期三個月實習。他當時鍾情外科,其次是骨科,便將骨科安排在第一期實習,好讓自己先適應醫院工作環境,之後便能全情投入外科實習。豈料首三個月的骨科實習,接觸過腫瘤、矯形、換鉸、脊骨等不同手術,令他大開眼界,從此對骨科「另眼相看」,立志投身骨科。

【HKUMed135良師醫友】陸瓞驥 X 鍾培言:堅持走正確的路
【HKUMed135良師醫友】陸瓞驥 X 鍾培言:堅持走正確的路

港大醫學院成立135年來,培育無數醫護專業人員,他們繼而成為未來醫護的老師。港大醫學院一班老師,邀請他們的老師或學生,談談師徒關係如何影響他們學醫之路。

今集主角是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系主任、副教授鍾培言(MBBS 2007),以及他的「師父」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前系主任、榮休教授、名譽臨床教授陸瓞驥(MBBS 1977)。

考官的撲克臉

鍾醫生就讀醫學院時,陸教授已是系主任,在骨科臨床學習中,總是被陸教授的威嚴所震懾。鍾醫生憶述,當時醫科生之間流傳,骨科考試容易合格,於是他在考試時掉以輕心,結果成績未如理想。作為考官的陸教授如常一臉嚴肅,卻在考試後主動向同學說明可改善之處:「他提醒我們即使考試,也要當成真正病人處理,這是我之前忽略了的。」

陸教授此時「解畫」說,監考時保持「撲克臉」其實是考試一部分,確保考官的反應不會影響考生表現。

Professor Keith Luk sits in a chair in front of his menteee Dr Jason Cheung
陸瓞驥教授(前)及鍾培言醫生(後)

二人真正展開師徒關係,是鍾醫生在醫學院畢業之後。與所有醫科畢業生一樣,鍾醫生須完成一年四期、每期三個月實習。他當時鍾情外科,其次是骨科,便將骨科安排在第一期實習,好讓自己先適應醫院工作環境,之後便能全情投入外科實習。豈料首三個月的骨科實習,接觸過腫瘤、矯形、換鉸、脊骨等不同手術,令他大開眼界,從此對骨科「另眼相看」,立志投身骨科。

鍾醫生其後在外科實習表現,深得時任主管黃健靈教授認同,更願意「成人之美」,向陸教授推薦鍾醫生。陸教授笑稱:「當時黃教授稱讚他乖仔、肯做嘢,專科培訓六年時間,自然便會知道他是否真的適合。」

陸教授說得輕鬆,另一邊廂,初出茅廬的鍾醫生面試時緊張得很,陸教授像進行大巡房,問得很徹底、仔細,還不停反問,確保鍾醫生清楚病人病歷;又要求他發表對事業發展的想法。

--

--

【HKUMed 135良師醫友】劉澤星 X 李曦:互「呃」的兩師徒

醫生的教育,除了課堂上的知識傳授,以傳統的師徒制口授身傳亦是相當重要的一環。杏林新生代,除了從經驗豐富的醫生身上學會知識和技術,待人處事、甚至是仁心醫德,都是這樣在耳濡目染中傳承下去。

港大醫學院今年迎來135周年院慶,多年來培育專業醫護人才,亦孕育一對又一對的「師徒」的誕生。我們推出「良師醫友」系列,帶大家聽聽不同年代、不同科系的「師徒」間的故事,如何推進現代醫學的傳承。

為我們打頭陣的是港大臨床醫學院內科學系系主任兼醫學院候任暫任院長劉澤星教授及港大臨床醫學院內科學系免疫及過敏學臨床助理教授李曦

劉澤星教授(左)及李曦醫生(右)

對於密切關注新冠肺炎消息的人來說,這兩位大概並不陌生。一位是新冠疫苗專家委員會的召集人,為市民尋找合適的疫苗,推進接種防疫;另一位則是新冠疫苗過敏安全門診的負責人,為有過敏風險的市民進行測試,以確保安全接種。而這兩位的故事的開始,可以追溯自李曦醫生的學醫時代。

你呃我 我呃你

李曦醫生讀醫時,只是云云眾多上劉澤星教授課的醫學生之一,沒想到畢業後第一輪實習時便剛好被編排了跟劉教授。他憶述印象最深是劉教授在他的完成實習評核報告中寫下了一句「他經常面露笑容」的評語,讓他覺得好笑又驚喜:「沒想過教授會花時間認識和留意我們每個人。」

劉澤星則指對李曦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很謙卑,也很勤力和叻仔,最重要是他很認識自己的病人,充分掌握病房內的狀況。當時我們的病房有時連MO(Medical Officer)都不在,Philip作為第一次實習的年輕醫生,能在巡房時有條不紊的告訴我病房內每一個病人的狀況,亦具備良好的醫學知識,I see great things in him!」

--

--

HKUMed

HKUMed

HKU Medicine — Committed to advancing research, learning and teaching medicine and health, for the betterment of humanity.